十九

又是很久没有写日记了。虽然在过去,寒暑假本就不会写日记。

十九岁了。今年,是阴阳历重合。

昨日我写了一天代码,我极其喜欢的事情。废除了一个月前写的垃圾css,新css上线,tools.beardic.cn终于能见人了,感觉还行。一边学着一边写的。

也是昨日,我听了一天宋冬野的“安和桥”。

“我再也不会对谁满怀期待。”

一年前,我可是真的满怀期待。而且,我也没有失望。

——只是后来才明白,那晚是绝唱。

去年的那些事已在胸膛中回荡很久了。如今也是一年,也就是说我也就一年未见故人了。


大学是8月23日报道。21日过完生日的我,在22日凌晨三点半就要起床赶飞机去北京。也就是说,我在成都生活了整整十八年。

那晚写日记写到两点半,起床的时候整个人都是傻的。

说起来,曾经细数过,从15年开始,每年都有一篇在我看来写得极好的文章。17年是我过得最精彩的一年,留下了两篇——其中一篇就是那晚写的。但是呢,今年写得最好的文章,到现在都还是年初的17年总结。怎么说,还是味道不太对。


我从不介意别人提起我的过去,尽管有很多事情给我带来痛苦和改变。记忆中的有些时光是被泪水覆盖起来的,我也未曾逃避。我不会删说说,也不会删朋友圈或者留言——也尽管有些东西看起来比较敏感。也就因而,所有的事情都会经过或长或短的思索或挣扎而最后消化。我在聊天中没有什么顾忌,得益于天生的空间记忆和想象能力,许多事情我都记得清楚并且联想得起。这也就是我平日聊着聊着就想说骚话的原因。

但是呢,也就自然产生了一些问题。有时想到骚话却不能说——或由于说话的对象不明白背景故事,或说话对象是需要被隐瞒的对象,或这些骚话本就是说话对象自己不愿回首的过去。

而又有时,会让别人误以为我放不下那些事,以为我对过去的人还怀着眷恋。当初因为这个导致的某些误解,机缘巧合,如今已经讲不清楚了吧。


过去的一年,毕竟是上了大学,我能清晰地感受到知识的丰富与内心的成长。记得刚入学不久的百团大战,我有意加入一个信安社团,却被入会考核题难住了。甚至不是难,而是根本不会,完全找不到方向。

毕竟,在这样一个主要面对贵系研究生的社团面前,我连基础知识都没有。

不过,过去的两个月的钻研,至少让我有了基础知识,也不知道方向都找不到了。

所以其实,这两个月,我是过得相当,相当快乐的吧。

活生生把材院小学期过成了贵系小学期。

此外,我也邂逅了,所谓“感觉自己突然长大了”,的那一个瞬间。


怎么说,17年的生日还是十几年里最好的一个吧。往后,不知要多久才能再遇见。

不过呢,今天还是有卡着零点的生日祝福,以及同伴的生日推送。

就这样。感谢身边的人,也感谢过去的人。

祝我生日快乐。

2018年8月21日 23:14

安和桥 – 宋冬野–:– / 04:11
(*+﹏+*)

2
评论

avatar
2 评论
0 评论回复
0 订阅
 
最多赞/踩的评论
最热门评论
2 评论者
Dict XiongWillow 最近评论
  订阅  
最新 最旧 最赞
提醒我
Willow
成员
Willow

典总生日快乐♪٩(´ω`)و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