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共格」和我

学生节结束一周了。一周之后,我才有空停下来写点东西。我也知道也一直打算,我要写点东西。

1

我一直比较喜欢这种“在幕后”的感觉。就算不属于某个台口,只是拿着相机全场乱跑,也觉得很惬意。在我看来,这似乎是一种自由——在这样一种紧张严肃的气氛中能不被按在座位上的自由。

这样用词其实有点过分。只是,如果仅仅是一个观众的话,到处乱跑可能不是一件让别人开心的事。

上次去大礼堂就是系歌赛了。那一次,我任“现场助理”一职,实际上就是划水,到处看看。估计当时是怕某些台口出问题,就让我随时待命。那次现场做得很好,当然也就没我什么事了。结束后,文艺部要出总结推送,需要每个人写几句话,那时我就写:

之前围观过歌赛,也看过学生节与各种晚会,但没有任何一次的经历能与这次相比。虽然这次担任的是现场助理,我并没有直接地参与某个台口的工作,但是也正是因为这样,我对各个部分都比较了解。也正是由于对现场的了解以及对计划流程的熟悉,我清楚地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和我应该做什么——我可以带着相机四处活动,穿梭于观众席与后台,寻找最佳的机位,记录下精彩的瞬间。我想,我也许本性喜爱如此对眼前事物的了解与这样随性的自由。

(其实说白了就是我可以到处乱跑没人管我然后似乎掌控了一切(x)然后我还搞懂了舞台应该用什么参数去拍所以这让我觉得十分舒服)

也就是类似的想法。不过这次我管视频口,需要在后台跟台MacBook打交道,也就不太可能到处乱跑。但这并没有影响到我“自由”的感觉。

2

学生节的准备从暑假就开始了,我被分到了辅导员节目小组。小学期就开始讨论,然后就有紫操夜聊,最后假期结束了才完完整整把剧本拿出来。在国庆节之前其实大部分辅导员都拍完了,国庆节约了一次626剪片,总体来看其实也没有很大的进展。所以最后还是磨到了学生节的前一周,也就是第六周三审之前的那个周五。

过程中,确实肝了很多。上学期选课的时候就料想到这学期学生节会很忙,也是因为这个没有去竞选宣传委员。然而依然需要肝到凌晨四点才能按时交上作业,作业质量也不高,犯了很多低级错误。学生节结束后就是半期考试,也没有时间去复习。

游戏也很少打了。以前每周末要和旧友开黑,聊聊天、复习复习川话。然而这段时间他们疯狂上分,我也只能调侃两句:“你们的时间怎么这么多啊!”

也想着要甩锅。许多我觉得能让别人去做的事情都甩出去了,至少在我看来我已经尽量甩锅了。可是呢,真正耗时间是那些甩不出去的锅。学生节的前一周大家才陆陆续续地开始剪。然后,拿AE做片头,难道我还要在学生节前一周交给他们去学AE,然后现做吗?拿AU处理一点音频的细节,难道也要让他们去学AU吗?恐怕不太现实。PR剪的视频有很多细节也只有自己调整,再加上才收到消息说留给视频的时间变短了。其实我也知道,这些事情他们并不是做不成,只是要花更多的时间、做得没有那么好,也许还要返工很多次。许多操作的技巧都是要靠时间去堆的。我也觉得很无奈,我也担心赶不上DDL。

所以我花了整整一天的时间做开头,零碎一周的时间调整完每个视频,在学生节前的最后一个周五才做出来,才给另一位同学加字幕。

周六晚,最后一次对表,也是最后一次肝了。拿到的字幕由于是按照上一个版本的视频加的,所以我还要重新调整。另外作为我们班的节目所谓的“技术总监”,我终于拿到了视频文件进行并没有什么用的处理。

那天晚上还算好。不到五个小时的睡眠,第二天早上八点就需要到大礼堂。所以其实依然是“在学生节的头一天晚上还在导出视频”吧,就像去年一样。

周日忙活了一天。下午的时候,发现我们班的视频的字幕还有错误,又才马上改了重新导出。

晚上六点半,学生节开始了。

3

其实我对我们的视频并不满意。也许是出于一种我常有的心理,就是认为自己做的东西不如别人;且并不是无缘无故地这样认为,而是我能找到根据的那种。这应该是因为我对自己的作品足够熟悉,知道哪些地方有纰漏、哪些地方我会看不下去。就比如说这个片头,如果没有看过动物世界,就无法get到这个点,就会认为“这都是些什么效果啊好垃圾”;又比如说我做的方导片段,扫视清芬内景的时候,停下来之后还上下平移了一下,我都看不下去;又比如说配音,因为配音并不是一次配的,所以存在一些音色上的差异,我只能尽量调得相近,却偶尔还是觉得辣耳朵。

也许是我太追求完美了吧,但我确实觉得我的水平还是太低了。就像高渐离说他自己那样,我也什么都会一点,但什么都不精。

说起来,真正让我感到佩服的是两个学姐:宣策的帆哥和宣中的小宇姐姐。这次的学生节logo是帆哥设计的,第一眼我就知道这并不在我的能力范围内;至于来自64班的小宇姐姐,那样的片头,给我七天的时间不吃不喝,估计都学不会。

三审的时候看到了材51班的节目。当时学长还带着云台,取下相机里的SD卡就送审了。也是,只第一眼,我就知道:这样的质感,我们难以望其项背。事实上,整个节目并没有讲述一个完整的故事,而是描绘了一些细节、一些片段,一些看起来稀松平常却耐人寻味的表情与动作。辅以精湛的拍摄、剪辑和调色技术,大四学长们心中的焦虑、踯躅与茫然被成功投射到了每一个人的心中。作为一个短剧,或者微电影,它抓住了所有观众的情感。

“我们的生命不正如孩子的悲伤那样迅速地消逝在夜色中吗?”

——帕特里克·莫迪亚诺

这让我也开始思考起我的未来。我究竟想去哪儿呢?我究竟会去哪儿呢?我究竟能去哪儿呢?

“对不起,对不起,对不起。” “我不知道你保研的事。”
……
“没事,没事。”

4

辅导员节目其实挺靠后了。到了这个时候,大家的情绪越来越低,笑点越来越高了。还行吧,从观众的反应来看,也没有太差。

我是很希望在某一个学生节,能做出一份让我自己满意的作品,呈现给观众。我心中其实已经有了一个剧本,但是我不知道我能不能拍出来,也不知道会不会有时间让我把它做出来。

我也不知道,在明年或者后年,还会不会有心情去全身心地投入做一个视频。

我更不知道,班级、学院乃至于生活,会不会给我这个机会。

5

讲实话,这个学生节给我的留下的印象,一半的成就,一半的累吧。

学生节结束,我想着,终于能喘口气了。

那天凌晨,文艺部,也是学生会的聚餐,依然是在南门出去的满盆香。在沉默中填饱肚子之后,自然地开始玩起了游戏。也无非就是断手指然后真心话大冒险。

可能是大家就真的觉得我没有过什么经历吧。上次歌赛结束后的聚餐hjx问我的问题,其实已经很接近了,但就差了一点。这次我特地让大家问我真心话,却让我答一些无关紧要的骚话。

或许我真的应该给一些大学的同学好好地讲讲故事了。我也不知道为什么,一直以来都不太愿意讲,听者也好像都没有什么兴趣。平日里有些话我很想说,现在也就隔段时间就和老朋友煲电话粥。所以到现在,就算是我的室友,也就只知道一些零碎的趣事,大家几句“嘿嘿”“哟”“噫”而已。

这个学生节结束,干事们该留的留,该走的就走了。副主席王总也就不会再每周给我们开会了,想起来还是有点舍不得。就祝愿王总能当上主席吧。

由于许多人第二天还有早课,聚餐结束得就比较快。一众文艺部的人便又骑着车压着成府路然后学堂路。一般在喝了一点酒的时候,我会变得更沉默,以及自以为的更冷静。所以骑着车我也不太想说话,就慢慢地落在了车队后面,任凭北京的冷风在我身边穿梭。

夜色中的大学校园是很有意蕴的。一路慢慢地骑,心思都在旁边的夜景。骑得快的男生们都不知道去哪儿了,留下几个女生在我不远的前方。

当时我想,要是芷樾过来问我为什么在后面,我会说,

“在成都的时候,你有去过西南交大吗?”

“那是个很美的地方。”

不过并没有。我在后面太安静了,大概都忘记了我的存在。最后只有学姐回头看了一眼。

6

第八周了,终于能开始复习期中考试了。也不知道能考成什么样。

今天男生节。晚上女生们准备了活动,我有一点感触。回宿舍翻了过去的日记,就抄上去年的一句话。

“只愿一切的感动不要来得太晚。”


额尔古纳 – 陈鸿宇–:– / 04:05
(*+﹏+*)

2
评论

avatar
1 评论
1 评论回复
1 订阅
 
最多赞/踩的评论
最热门评论
2 评论者
高渐离Bear_Dic. 最近评论
  订阅  
最新 最旧 最赞
提醒我